投稿須知
  《新聞記者》雜志是由上海報業集團主管,上海報業集團和上海社科院新聞研究所主辦的新聞傳播學學術期刊,入選全國中文核心期刊、全國新聞核心期刊、中文 ...
學術綜述 首頁 >學術綜述 >

林蘭:浦東“十四五”時期“兩業融合”發展思考

發布時間:2020-11-18 16:27:00

十四五”規劃是銜接“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第一個五年規劃,也是上海向全面建成“五個中心”和具有世界影響力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際大都市目標邁進的第一個五年規劃。對于浦東新區而言,“十四五”規劃是浦東迎來開發開放30周年、深化改革開放再出發的第一個五年規劃。

這一時期,浦東新區面臨的外部發展環境更加復雜多變。一方面,受“逆全球化”及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世界經濟增長持續放緩,經濟下行風險明顯加大,產業發展機遇減少;另一方面,中美貿易摩擦由普通的產品貿易戰升級為科技貿易戰,中美關系進入準冷戰狀態,全球產業鏈重構進程加快,貿易規則體系調整加速。在外需收縮、內需動力不足、外部因素不確定的影響下,浦東新區“十四五”開局應對經濟下行壓力、實現經濟平穩增長的難度明顯加大。

一、浦東新區“兩業融合”發展條件

(一)符合后工業化社會的服務業發展特征

 “十四五”時期,浦東新區處于由工業化后期向后工業化時期的過渡階段。參照國際發展經驗,發達國家服務業普遍呈現“兩個70%”的規律:即服務業增加值占GDP比重70%左右、生產性服務業占整個服務業比重70%左右。從浦東的實際情況看,2019年浦東新區服務業占GDP的比重為72%,生產性服務業占服務業比重大于60%,具備了后工業化時期“兩業融合”的基本條件(表1)。(二)生產性服務能力尤為突出

與上海市的其他區縣相比,浦東新區區域面積廣大、經濟實力雄厚、產業結構完整,極具特殊性。在制造與服務的平衡性方面,同時擁有大體量的高端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在服務業的完整性方面,兼具中央CBD(以陸家嘴金融貿易區為代表)與中央CID(以張江科學城為代表),服務業的業態以高端生產性服務業(研發、金融、物流、商務等)、發達的公共服務業(政務、醫療、教育等)以及高端消費性服務業和生活性服務業(零售、餐飲、旅游等)為主;從內部結構看,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教育等生產性服務業極具優勢。浦東新區自開發開放以來,經濟、社會高速發展了整整30年,目前已經具備服務于制造中心的亞太地區高端產品研發中心、研發外包與服務中心的雛形,并具有較強的全球資源配置能力,流通體系也日臻完善。這些都為“兩業融合”提供了絕好的發展基礎(如表1)。

二、 “兩業融合”釋義及解讀

面對全球貿易秩序及制造業產業鏈深刻變化,浦東新區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應主動把握機遇,尋求“兩業融合”途徑,合力提升新區和上海市產業國際競爭力。

(一)“兩業融合”與“兩化融合”的邏輯關系

2002年國家工業化與信息化“兩化融合”戰略推出后,國家發展改革委等15部門又于2018年提出了先進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兩業融合”的發展思路,并上升為國家發展戰略。

長期以來,學界對“兩化融合”的解釋是:以信息化帶動工業化、以工業化促進信息化;對“兩業融合”的解讀是:生產性服務業引領制造業發展。這里的制造業既包含知識、技術密集型的新興產業門類(如戰略性新興產業),也包含傳統制造業的先進環節部分(如化工產業中的精細化工)。服務業是指現代服務業,以生產性服務業和公共服務業為主,也包括消費性服務業和生活性服務業。

由于現代服務業的發展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于信息化的采集手段、計算能力與傳播方式,因此,“兩業融合”與“兩化融合”實際上是同根同源、一脈相承的。

(二)“兩業融合”的產業邏輯關系

 1、誰引領誰

在這一問題上,一些專家與學者存在認識上的爭議。大多數的解釋來認為應該是“現代服務業引領先進制造業”。但從邏輯上來說,由于現代服務業(特別是生產性服務業)的服務對象是制造業,這就好比理發師的服務內容取決于理發的要求,所以,從根本上說,應該是制造業引領服務業。在消費者驅動型的制造業領域(如3C產品制造),服務業的主動性和靈活性更大一些;在生產者驅動型的制造業領域(如高端裝備制造),制造業具有完全的控制力與話語權。因此,“兩化融合”的核心是工業化,“兩業融合”的核心是先進制造業。

 2、制造服務化vs服務制造化

從生產性服務業產生的條件看,它是“面向生產的服務業”,是伴隨產業分工細化和新技術加速應用,從制造業內部分離出來和獨立發展起來的新興領域。因此,生產性服務業的能級取決于制造業的能級。

制造業服務化與服務業制造化是“兩業融合”的兩個重要途徑。從難易程度上來看,制造業服務化比服務業制造化進入融合狀態的門檻要低。造成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是工業化的過程積累不可替代,這從同等價格奔馳與特斯拉乘用車的消費者偏好度與市場銷量可見一斑。純粹的服務型企業向高端制造業轉型幾乎是不可能的,即使有一定意義上的服務制造化,也必須依賴強大的區域性工業生態。

 3、本質——制造與服務的過程融合

 “兩業融合”的本質是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的過程融合,而非簡單的產品功能性融合。簡單地說,3D打印首先應滿足復雜制造的中間產品生產,而非簡單終端產品的打印成型;5G設備具有高通量、低延遲、高耗能特性,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應優先應用于工業問題解決而非優化消費體驗。當然,制造業與服務業的過程融合不僅僅局限于生產環節,也包括“微笑曲線”的后端,但融合度會有所降低。生產環節中的融合更多是解決能力的問題(如缺乏一種關鍵工業軟件導致產品完全無法生產);后端環節融合更多是解決效率的問題(如現代物流相比傳統物流的優越性)。

三、“十四五”時期浦東新區“兩業融合”發展重點

面對全球貿易秩序及制造業產業鏈深刻變化,浦東新區應主動把握機遇,尋求“兩業融合”途徑,合力提升新區和上海市產業國際競爭力。

(一)全面提升制造業精益化水平

從工業化自身演進的規律來看,遵循著自動化-精益化-智能化的發展順序,沒有走完精益化道路的工業化是不完整的工業化,也沒有條件實現高度智能化,更無法做到與服務業的過程性融合。從發達國家的發展經驗看,精益化生產的許多環節是由工業軟件來解決的。

 “十四五”時期,浦東新區實現“兩業融合”發展首先應全面解決制造業的精益化生產問題。精益化是“兩業融合”的門檻性條件。精益化生產要求通過系統結構、人員組織、運行方式和市場供求等方面的變革,使生產系統能很快適應用戶需求不斷變化,因而也是倒逼服務業水平提升的最有效手段。

(二)兼顧高地與公地、平衡價值鏈與供應鏈

作為發展高起點的浦東新區,一直以來都將建設功能性高地作為區域發展的重要任務。與“兩業融合”高地有關的功能性任務涵蓋了上海市發展的“四大功能”與“五個中心”;而與“兩業融合”公地有關的就是制造業發展的基礎環境——工業生態。高地與價值鏈相關,公地與供應鏈相連。

良好的工業生態是“兩業融合”的推進器。一是確保浦東新區的制造業“精于制造”,形成不易撼動的過程創新絕對優勢,以嵌入生產鏈的方式嵌入價值鏈和創新鏈。二是重視完善工業生態的協同性與開放性要求,在機制、體制安排上適時做出制度性調整。

(三)重點建設任務

一是加快現代服務業關鍵領域的開放進程,落實“非禁即入”,加大與國際通行的開放規則接軌,打造一流的現代服務軟環境。二是借鑒自由貿易試驗區、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試點和深化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已取得的經驗,培育一批專業性強的研發設計、現代物流、商務咨詢等生產性服務業企業。三是推進生產性服務業功能區發展,突出產業轉型升級和產業鏈延伸,建設形成空間布局合理、產業特色明晰、功能配套完整的功能區域。四是深化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在服務業領域的應用,鼓勵發展平臺經濟、分享經濟等現代服務領域的新業態。



上一篇:黃凱鋒 馬麗雅:扎實推進健康扶貧
下一篇:鄭崇選:彰顯“文化自信”,浦東30年提供了怎樣的實踐范例?

上海社會科學院新聞研究所 版權所有    滬ICP備 05033235
通信地址:上海市延安中路839號   郵政編碼:200040

人与动人物A级毛片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