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須知
  《新聞記者》雜志是由上海報業集團主管,上海報業集團和上海社科院新聞研究所主辦的新聞傳播學學術期刊,入選全國中文核心期刊、全國新聞核心期刊、中文 ...

生活世界、實踐與結構:《做新聞》中現象學社會學的內在理路與路徑局限

作者:張梅

關鍵詞: 《做新聞》 現象學社會學 生活世界 日常實踐 知識 意識形態

摘要:塔克曼的經典之作《做新聞》以多種亞理論構成的解釋社會學資源支撐起對新聞的建構主義解讀。對多重理論資源的"層累"式剖析顯示:塔克曼從舒茨的現象學社會學出發,將結構論視角下的"新聞報道現實"經三重轉換成"作為生活世界中社會行動者的新聞工作者通過框架建構現實",讓新聞工作者回歸生活世界,并在其中凸顯社會行動者行動的意向性、具身性與客觀意義賦予的類型化特征。其中,"具身性"的引入為新聞工作者帶來日常實踐的具身感知與時空特性,"意向性"的引入讓新聞工作這一社會行動具備指向他人、指向未來的核心特征,而"類型化"的引入,則突破了通常的邏輯認知分類,將新聞工作者的意義賦予與日常實際需求緊密聯系。然而,現象學社會學自身的路徑局限也引發了塔克曼隨后的雙重突圍:一方面,《做新聞》以常人方法學突破意義束縛,聚焦新聞生產的權宜性和索引性,強調日常實踐的第四重轉化;另一方面,塔克曼借鑒伯格、盧克曼的社會建構論和吉登斯的結構化理論,修補剝離了歷史和社會語境的"他人與我一樣"預設。與此同時,全書在副線中對新聞知識/意識形態雙重屬性與常識/科學知識的二級構造展開討論,展示出塔克曼豐富的現象學社會學想象力。反觀當下,現象學社會學路徑在行動者角度呼應了新媒體時代個體化新聞主體的不斷生成,在行動角度上凸顯了新聞主體的具身實踐,并在知識角度上包容了新媒體時代"后真相"新聞的多重可能,燭照出實證主義路徑及其他解釋社會學路徑所未能揭示的多元面向。


上一篇:媒介使用對青少年國家認同的影響
下一篇:社交媒體與疫情:對公共衛生事件的預測、溝通與干預

上海社會科學院新聞研究所 版權所有    滬ICP備 05033235
通信地址:上海市延安中路839號   郵政編碼:200040

人与动人物A级毛片免费视频